儿童少儿编程 少儿编程火爆背后是家长们的竞争压力

时间:2020-12-14手机版

如今,与少儿编程有关的广告、宣传越来越多,已经成了一个明显趋势。6月5日,《新京报》的一篇深度报道,为读者展示了正在高速发展与扩张的儿童编程培训市场的一角。一家教育类垂直媒体发布的《2018年教育行业蓝皮书》显示,截至2018年8月,已经有7亿多元的融资迅速涌入了少儿编程这条全新的赛道。目前,国内至少有165家少儿编程公司,面对充满竞争压力的家长和懵懂的幼童,每家公司都使劲了浑身解数,宣传少年儿童学习编程的好处,以图在新兴市场上分得一块蛋糕,为自己赢得一片立足之地。

当不再年轻的第一代程序员已经开始为中年危机苦恼,初入职场的第二代程序员们正在互联网战场中打拼的时候,他们之中的大多数人恐怕很难想到:自己当年或靠高等教育、或靠奋发自学辛苦习得的看家本领,如今竟然会成为中等收入家庭幼年子女的蒙训课。面对这种趋势,我们固然可以说长江后浪推前浪,但无论如何,人们都很难相信:编程这样的专业技能,对少年儿童的教育能够起到什么不可取代的关键作用。因此,少儿编程市场的突然火爆,难免让人嗅出几分吊诡的味道。

人各有志,有的小朋友喜欢唱歌跳舞,也有小朋友喜欢球场厮杀,在信息技术不断发展的今天,有些小朋友自然也会喜欢编程。编程提高孩子的逻辑思维水平,如果为其开设单纯的兴趣班,倒也没什么不好。

但问题在于,当下的少儿编程产业,早已偏离了兴趣班的轨道,转而成了一个崭新的教育起跑线战场。投资者对市场规模和盈利的无限渴望,与部分中等收入家庭的教育焦虑在无意间形成了一种合谋,使得这一产业迅速膨胀。少儿编程产业制造出学会编程便能让孩子赢在起跑线上的宣传神话,于是顺理成章地告别兴趣班的身份,变成了家长心中的刚需。

然而,不论那些宣传者将少儿编程说的多么神奇,都无法改变两个重要的事实:第一,受限于少年儿童的认知与逻辑能力,少儿编程归根结底只是一种以编程为教具的思维训练,和正规的编程教育无法同日而语;第二,作为一种思维训练的方式,校园里的数理逻辑教育,完全可以起到类似的作用,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这种训练方式是少年儿童的必需品。

立足于这两个基本事实,我们不难戳破少儿编程产业炮制的宣传神话。但仅凭理性与逻辑,却很难说服那些手握大把钞票,对下一代的未来充满担忧的家长。少儿编程市场的过度繁荣,与其说体现出的是这个市场本身的问题,不如说体现出的是中产家庭中普遍存在的教育焦虑,如果这个根源不能断绝,就算少儿编程市场的热度消退下去,早晚还会有下一个产业乘上这股东风,收割这些家长的钱包与孩子们的自由时间。

对少儿编程培训机构而言,永远都没有有钱不赚的道理。指责这些机构过度宣传,其实没有太大的意义,相比之下,缓解家长群体的竞争压力,推广科学、平和的教育理念,才更有价值。

杨鑫宇

上一篇:鸿博国际 中企在波兰设厂带动当地产业发展下一篇:nba骑人暴扣 [视频]NBA五日五佳球1)网队新秀 骑人暴扣

相关内容

  • 贾宝玉与多少人发生过 贾宝玉和多少人发生过性关系

    贾宝玉与多少人发生过作者:笨笨羽箭雕弓鲁迅先生当年评《红楼梦》时曾这样断言,“经学家看到易,道学家看到淫,才子看到缠绵,革命家看到排满,流言家看到宫闱秘事……”说明不同的人对同一部书的解读和认识有着很大的不同。那么,让我们不妨做一回道学家,专门看看《红楼梦》中的“淫”。说到“淫“字,书中的柳湘莲对贾府有这样一番概括:“你们东府里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干净,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那几个有名的淫棍,如

    2020-12-14

  • 韩国快递 韩国快递员也辛苦每天工作11小时吃饭23分钟

    韩国快递中新网7月26日电据韩国《亚洲经济》报道,韩国一项研究显示,韩国快递员每天面临着长时间的劳动,平均每天工作11个小时,吃饭只花23分钟,年假大概会休3-4天。韩国劳动研究院对全国2077名快递员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快递员月均工作时间达239.1个小时,每天需要送快递1151.4件。韩国邮局规定,每天平均吃饭时间为54.6分钟,休息时间为30.1分钟。但实际上,快递员只有22.9分钟的

    2020-12-14

  • 头版 [视频][世界·头版]

    头版进入[中国新闻]>>央视网消息(中国新闻):1、澳大利亚《时代报》头版澳洲拟修改移民政策由于在过去一年中有17万移民大量涌入澳大利亚,澳大利亚的移民政策可能将在近期做出大面积修改。澳大利亚移民部长艾云斯表示,内阁正在制定一个5-10年的移民计划,计划将涉及移民的安置、公共设施建设、移民来源地等关键问题。2、印度《印度时报》头版印度调低经济目标受全球金融危机和干旱灾害的影响,印度计划署

    2020-12-14

热门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