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笨笨羽箭雕弓鲁迅先生当年评《红楼梦》时曾这样断言,“经学家看到易,道学家看到淫,才子看到缠绵,革命家看到排满,流言家看到宫闱秘事……”说明不同的人对同一部书的解读和认识有着很大的不同。那么,让我们不妨做一回道学家,专门看看《红楼梦》中的“淫”。说到“淫“字,书中的柳湘莲对贾府有这样一番概括:“你们东府里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干净,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那几个有名的淫棍,如:贾珍、贾琏、薛蟠、贾蓉、贾蔷、贾瑞等自不必言说,我们单说说贾宝玉,他在书中到底和哪些人有过性关系呢?第一个和宝玉发生关系的自然是秦可卿,这是第五回宝玉睡在秦可卿床上在梦中被警幻仙姑所授云雨之事时发生的。紧接着就是第六回,袭人见宝玉梦醒之后给他换内裤,摸到了“冰凉一片粘湿”,便问宝玉你梦到什么了,从那里流出那么多脏东西?宝玉便把梦中警幻仙姑所授云雨之事告诉了袭人,然后,宝玉就和袭人就按照梦中所学会的云雨之事偷干了一回。书中明写的有文字记载的,主要就是这么两件事。不过,黛玉死后,宝玉娶了宝钗,这样算来,宝玉是和三个女人有过性关系了。先别忙着下结论,这些只是明写,其实暗写的应该还有:第三十一回,书中曾暗写宝玉和丫头碧痕有过暧昧的性关系。晴雯在撕扇子这一情节之前,宝玉因嫌天气太热,便想与晴雯一同洗澡,当时晴雯是这样说的:“罢,罢,我不敢惹爷,还记得碧痕打发你洗澡,足有两三个时辰,也不知道作什么呢”。晴雯还说,等你们洗完了,我们进去一看,地下的水都淹了床腿,连席子上读汪着水,也不知道是怎么洗的。可见,宝玉和碧痕很有可能趁洗澡之便,干了那种事。另一个和宝玉有过关系的怀疑对象应该是麝月,第二十回中曾有这样的细节:麝月头发有点痒,宝玉便取来篦子为麝月梳头,这时晴雯正巧进来,冷笑道:“哦?交杯酒还没吃倒上头了!”接着,晴雯又对宝玉讥讽道:“你又护着,你们那瞒神弄鬼的,我都知道。”在这里,晴雯为什么要提“交杯酒”?为什么要说你们那瞒神弄鬼的?因为同样的话,晴雯也讥讽过袭人和宝玉,既然袭人和宝玉有过“初试云雨情”,那么依此类推,麝月和宝玉也很有可能发生过“二试云雨情”或“三试云雨情”,用现在时髦的话来讲,“N试云雨情”也是完全有可能的。再一个有可能与宝玉有过关系的就是鸳鸯了,因为贾赦想娶鸳鸯做小老婆时,遭到鸳鸯的强烈反抗,当时贾赦就曾骂道:“他必定嫌我老了,大约她恋着少爷们,多半是看上了宝玉”。俗话说“无风不起浪”,鸳鸯如果和宝玉没一点事,也就不会传到贾赦的耳朵里。贾宝玉除了和上面说的几个女子有过性关系外,他和几个同性恋好友,也很有可能有过那方面关系。最可疑的就是第十五回,在馒头庵,秦钟曾拉住正在洗茶碗的小尼姑智能偷情,干了云雨之事,让宝玉捉了奸,秦钟求他别嚷,怎样都依他,只见宝玉笑道:“这回子也不用说,等一会睡下,再细细的算帐”。到底要算什么帐?书中故意这样写道:“未见真切,未曾记得,此系疑案,不敢篡创。”实际上暗写了宝玉和秦钟的同性恋之事。另外,贾宝玉和蒋玉函甚至和北静王都有可能有着非同一般的情谊。贾宝玉到底和哪些人有过性关系?我们也许从书中还能找到更多更具体的答案。